夜夜夜夜児-

没事写写文

辣鸡写手夜児求点梗

啊啊啊好久没上lof了

之前混阴阳师的酒茨坑的写了好多幼稚到现在自己不敢看的文嘤嘤嘤

最近看二十四小时和大侦探被这两位主子拉回了三次元的世界

所以手又痒惹

希望各位小可爱点点梗,存起来暑假写,日更一两次?

暑假一定会写的!但要在6.24中考之后(北京中考狗)

【酒茨】花吐症 最终章

终于到要完结的时候了
撒花~
 
 
 
 
 
“吾友!大天狗!你们快住手!”身体十分虚弱的茨木终究还是出来了。
 
听到熟悉的磁性嗓音,酒吞不禁一愣,随后便收回了周身叠加的狂气,大步流星地走到茨木身边,凝视着茨木紧紧捂住嘴的紫色鬼手,双手握住茨木的双肩,低垂下头,身体微微颤抖着。
 
见状,大天狗也只得收了羽翼,静静站在二人的身旁。
 
过了许久,久到仿佛时间凝结了一般,酒吞也没有要说话的打算,就只是这样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萧瑟的风从身旁吹过,搅得院里的落叶沙沙作响。酒吞耀眼红发与茨木的银白发丝交织在一起,倒也格外生出几分美感。
 
“吾友?你怎么了?”茨木许久没有见到酒吞,小心翼翼地克制着内心的欢喜和思念,还有更多的是不安和心慌。
 
酒吞终于抬起了头,那双昔日神采奕奕、桀骜不驯的紫色眼瞳,布满了红血丝,眼神中透着满满的疲惫,甚至还有一丝微不可见的患得患失和脆弱。
 
“哼,既然来都来了。那你们就好好谈谈吧。吾先走一步。”大天狗不愿让茨木为难,挥动翅膀便不见了踪影。
 
见茨木一直死死地捂着嘴,酒吞一下子抓住了茨木的手腕,强迫他放下手。果然,茨木手中积攒的花瓣落了满地。
 
“吾友,吾近日身体有些不舒服,过几天就会没事的,近日在此养病,是怕外面有人议论。请吾友放心,吾绝不会毁坏大江山的名声的。”往日中气十足的声音现在却变得漂浮无力,原本充满战意和勇敢的金瞳变得毫无生气,宛如一潭死水。
 
“闭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你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吗!结果你却和大天狗一直在一起,亏得你还一直称我为挚友,你却什么也不告诉我。现在还打算瞒着我吗!”
 
果然啊,什么都瞒不过吾友。其实茨木早就知道瞒不住酒吞,却还是幻想着他会无暇顾及自己,能不注意到自己。
 
“吾友莫要动气,都是吾的错。是吾太不中用了,才会酿成今日恶果。残破衰败之躯,让吾友见笑了。”
 
听了茨木这番妄自菲薄的话,酒吞气得咬牙切齿。
 
“一直以来,你都对本大爷怀着的这种感情,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你就准备这样死去吗!你都不打算争取一下吗!”
 
茨木垂下了眼帘:“不是吾不想。是吾不能,也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我对吾友一直抱有非分之想,但也是清楚的。毕竟,吾友的心中没有我的位置。吾友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个鬼女……唔!”
 
茨木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酒吞扯进怀里咬住了嘴唇,奈何自己已病入膏肓,连丝毫推开酒吞的力气也没有,偏偏酒吞又搂得紧。茨木闭上了双眼,放弃了挣扎。
 
过了许久,酒吞终于放开了他,茨木苍白的脸一下子红透了。
 
“现在,你的病应该已经好了吧。跟本大爷回大江山吧。”
 
“吾友,这是意欲何为?”
 
“真是个一根筋的白痴,我都这样了,你还不明白么?”酒吞略显烦躁地挠了挠头,“不过不急,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告诉你。”
 
茨木琢磨了好久,脸变得越来越红,红到了耳根和脖子。回过神来的时候,酒吞已经走出去很远了。
 
“诶?吾友等等我!”于是屁颠屁颠的跟上了。
 
酒吞放慢脚步等茨木追上来,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
 
等二人都不见了影子,大天狗慢悠悠地从高高的屋檐上飞落下来,冷着个脸让小妖准备贺礼和喜酒,估计那两个家伙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好消息了吧,哼。
 
 
 
 
 
回到大江山时,茨木还是吃了一惊。早想到星熊童子会忙不过来,却没想到变成了一团糟,许多小妖将大殿团团围住,十分热闹。
 
酒吞用酒葫芦赶走了所有的小妖,这才安静了下来。
 
“没想到三个月不在,星熊童子竟这样不中用,把大江山治理得这样糟。看来最近有的忙了。”
 
“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先放在一边,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吾友,是什么?”
 
“本大爷与你许久没有一同饮酒了,不如先去人间寻来几坛佳酿,好好痛饮一番,再处理这些事务不迟。”
 
“吾友说的是,那我们即刻便动身吧。”
 
 
 
 
 
平安京最奢华的一间酒楼里,两只化作人形的大妖在一杯又一杯陈年的桃花酿下肚之后,也不见有丝毫醉意,反倒越喝越起劲,在一片灯火辉煌之中谈笑,很久很久。
 
等到酒楼里的人终于只剩下了他们两个。酒吞终于在店小二委婉的告知下付清了酒钱和茨木离开了。
 
一路上,灯火满路,星光载途,月光下的两只大妖肩并肩走在一起,心中隐藏着彼此的爱意。毫无疑问,他们将会相伴千年,永远都会在彼此的心中。
 
 
 
 
 
---------------FIN-----------------
 
 
终于完结了第一篇中篇文~
以后可能要和酒茨say goodbye了
要回到莱修坑和赛尔号坑了,最近一直回忆童年,我知道可能会有人觉得幼稚,但我还是又一次中毒了
可能不会回来了
谢谢酒茨所有的人对我的支持,我们有缘再见
 

我还能说什么呢

估计这周更不了了
抱歉米娜桑
开学以来压力很大
作业多 不好写 挤不出什么时间
下周花吐症完结
一鞠躬

【酒茨】花吐症 第三章

酒吞智商马上上线
红叶死亡预警
强势狗 霸道吞上线
 
 
 
 
 
命运从不怜悯因爱与被爱而痛苦的人。纵然已身在绝望深渊,也不会因此望见一丝希望的曙光。
 
时光总是以最公正残酷的方式,推动着世界的前行。纵然心中有万般不舍,也不能让时光倒流,重回当初快乐的时光。
 
 
 
 
 
每日借酒浇愁、伤心痛苦,时间还是一天天的过去了。
 
其实酒吞心里明白,自己救不了红叶,只能眼睁睁地看她死去。想见红叶最后一面,却又怕自己更舍不得,放不下。
 
三个月的大限将至,踌躇许久,酒吞决定还是去枫叶林,远远地看一眼红叶就好。
 
枫叶林里真是寂静得过分,这片往日的极乐净土已然是一片荒地。除了酒吞的脚步声,也只有残破枫叶被风吹落的沙沙声了。
 
酒吞寻遍了枫叶林,也没有见到红叶的影子,但却遇到了另一个人。
 
“阿拉,酒吞童子大人。真是巧呢。”八百比丘尼微微颔首。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前几日夜观星象,发现天空中有一颗星,光芒越来越微弱,最后竟陨落了。见陨落的方向直指枫叶林,又想到三个月已经快要到了,便来拜访。”
 
“你看见红叶了么?”酒吞有点不耐烦了。
 
“红叶小姐妖身已化为枫叶,魂魄已然在地府之中了。”
 
酒吞什么也没有说,风风火火地赶往地府。
 
 
 
 
 
地府这般地界,阴气与怨气极重。四周一片漆黑,不见一丝光明。
 
一路小妖忌惮酒吞周身飞扬的狂气,根本不敢靠近酒吞,酒吞大步流星,直往阎罗殿。
 
“哦?这不是吾之旧交,酒吞童子么。怎的,今日来我这阎罗殿,可有事否?依吾之见,可是来寻那鬼女红叶?”
 
“今日来此,正是为此。望念往日交情,通融一下。”
 
“不巧,方才那鬼女红叶才饮下孟婆汤,已然投胎去了。怕是,汝所托之事,吾亦无能为力了。”
 
“怎会这样……”酒吞握紧了拳头,张扬的红发似乎垂下了些。
 
“不过,鬼女红叶临走前,在此写了一封书信,托吾转交于汝。她早料到汝不见她,定会来此寻。”说着,便从云朵上拿起一封墨迹才干的书信。
 
酒吞听是红叶所写,急忙上前接过。信上内容如下:
 
 
 
 
 
酒吞童子: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但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从前,你总是日月不休地纠缠我,还说,你心悦于我。但我一直都知道,你心中所爱,从不是我。
 
最开始,你日日来枫叶林,是见了这里的景色还有我起舞的样子,觉得新奇。可那个不解风情的茨木童子日日来找你,让你回大江山,不要沉迷于美色。后来我发现,你每次在枫叶林里喝酒看我跳舞的时候,隐隐带有一丝期待。
 
你虽然表面上似乎很反感茨木童子来找你,迫不及待的要赶他走,其实,你还是希望能见到他,能看见他苦心劝导的样子的。或许你以为,你每日来枫叶林是为了我,但其实不然。
 
 我时常会注意到,你在看我跳舞的时候眼神空洞,坐在那里痴痴地笑,眼里全然没有我的存在。想来想去,便知道了你对他真正的感情。
 
你说心悦我,不过是自己欺骗自己。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一直知道你喜欢的是他,你却执迷不悟。
 
前一段时间,他又来枫叶林里找你,你去了晴明大人寮里。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他也患上了花吐症,还是因为你。
 
他的病比我来的要晚上几天,现在要去找他,还来得及。不要让自己后悔!
 
                                       鬼女红叶
 
 
 
 
 
酒吞内心的挣扎早已被震惊所取代。幡然醒悟似的,立刻背起鬼葫芦离开了地府。
 
“真是急躁。现在的妖,都已经沉迷于情爱了么?判官,那你呢?”
 
“属下不敢,属下一定为阎魔大人效犬马之劳,不敢有一丝懈怠。”
 
“哼,你还真是无趣。”
 
 
 
 
 
酒吞这几天日夜不休,四处寻找茨木,后来从星熊童子得知茨木去往爱宕山方向,立刻赶了过去。
 
大天狗宅前,酒吞翻身一跃,便进到了园中。四周的妖仆都被这位不速之客吓得不轻。
 
“茨木!茨木你在哪里快出来!”
 
“茨木不便露面。是何人在此吵闹?”
 
“大天狗,你把茨木藏在哪里了!”
 
“不关汝的事,茨木不想见到汝。”
 
“少废话,你不说我就进去搜!鬼葫芦!”
 
“休得放肆!羽刃暴风!”
------------------TBC--------------------

【酒茨】花吐症 第二章

我又回来啦
开学之后可能只能周末抽空更更文了
不要太想我
微狗茨
 
 
 
 
 
那么,八百比丘尼所说的“酒吞童子大人身边的两个人”,另外一个是谁呢?
 
星熊童子?别逗了,他就是一个每天忙着跑到各处为大江山处理事务的小助理。哪有时间去喜欢上一个人。
 
青行灯?别闹,她每天忙着写怪谈,发誓要创作出最凄美动人的耽美故事,哪会把心思放在别的男妖心上。再说了,她有妖刀姬陪着呢。
 
与酒吞平时有所往来的人,寥寥无几。这样一算,只剩下一个人。
 
 
 
 
 
茨木最近很是不对劲,不但把大江山的事务统统扔给了星熊童子,而且也时常躲着平时寸步不离的挚友。
 
酒吞总是整日沉浸在红叶即将死去的悲痛之中,根本无暇顾及茨木,所以自然没有发现。
 
今日,茨木来大江山殿内找星熊童子。
 
“星熊童子,吾今日是想来拜托你一件事的。吾近日要闭关修炼几日,增长妖力。大江山的事务就全部交给你了。待吾出关,定会归来助你。”
 
“遵命,鬼将大人。”星熊童子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
 
 
 
 
 
刚刚走出大江山,茨木便无力地靠在一棵树上急促地喘息,方才那么长时间的掩饰,几乎耗尽了他的气力。
 
“咳咳咳……”茨木忍不住咳了出来,鬼手抚上了自己的胸口。地上多了几片淡粉色的花瓣。
 
“吾友……酒吞……”茨木蹙起了眉,声音宛若游丝,却能从中听出深深隐藏的眷恋和不舍。鬼手用力抓住地上的草根,隐忍着心口上的疼痛。
 
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的惨白,额角艳红的鬼角色彩也变得黯淡了许多。本来名震八方的大妖竟变得这般脆弱不堪。
 
茨木早前就发现了自己的异常,去找八百比丘尼询问了情况。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对挚友的执念竟有这般深沉。
 
得知这种病的治疗方法时,他就已经下定决心要独自面临死亡了。他心里清楚,挚友的心里,眼里,都只有那个女人,容不下他半分。
 
前几日偷偷跟踪挚友去那枫叶林的时候,才得知那鬼女红叶也染上此病,却是因那安倍晴明。看到挚友那样焦急的神情,竟心生几分妒忌与恨意。
 
茨木虽素来与酒吞以“挚友”相称,却是除了切磋与喝酒外再无任何交集。原也只是一心憧憬着酒吞强大的妖力,也不作他想。谁知这时日一久,原本单纯的感情也变了质。
 
茨木心慌极了,他不想让挚友看到日渐虚弱,逐渐死去的自己。不想挚友以为他是个无用软弱的人。想到这些,他便更加坚定了独自离去的心思。
 
茨木强撑起身体,晃晃悠悠地站起了身,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只想离大江山远远的,不让挚友找到自己。
 
无奈病症已入膏肓,身体太不争气,眼前一黑便倒在了地上。
 
 
 
 
 
过了许久幽幽醒来,现下,茨木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是感到自己有了些力气,妖气也不似从前那般虚浮。似是病症有了缓解。
 
环顾四周,这是一间装饰得清新淡雅的房间,但也能从周围摆放的物件中看出主人是个很有权势的大妖。
 
茨木还在四处打量的时候,一名男子拉开门走了进来。
 
“大天狗?你怎么在这里?”茨木是大江山的二当家,时常来爱宕山处理同大江山之间的事务,一来二去也与这爱宕山的主人熟悉了起来。
 
“汝醒来了?吾今日到爱宕山下巡视,便看见了汝在山下昏迷不醒,想来十分不妥,便把汝带回医治。方才为汝渡了些妖力,汝可好些了?”
 
“……多谢,但只怕是白白浪费了你的妖力,吾已时日无多了。”
 
“方才汝在昏迷中一直念着那酒吞童子的名字,又总在说话时口吐花瓣,吾便已知你患了花吐症。可汝为何不去找他?以汝二人的交情,他未必不肯救汝。”
 
“吾已然这般不堪,怎还有脸面去见吾友。就让吾自生自灭罢。”
 
“汝这是何苦?为何这般难为自己?”
 
“吾只是不想难为挚友。而且,若是挚友知道了吾对他的感情,不知是否会厌恶吾。倒不如让吾独自承受这一切。”
 
“罢了,既如此,那汝便留在此处,死后吾定将汝厚葬。”
 
“吾存活于世数百年,早已无憾,倒也不怕一死。只是还有一事相托。吾愿在死后,将尸身埋葬在大江山中,死后能与挚友相伴,也不负了此生。”
 
“汝真的就这般爱他么?时时处处为他考虑,心里眼里都只容得下他,可他却都做了些什么?”
 
“吾本就一厢情愿,怎敢奢求挚友回应。”
 
“那……汝便好生休息。吾会下令,不让任何人打扰。”
 
说完,大天狗突然上前抱住了茨木,过了许久才不舍地分开。湛蓝深邃的眼眸中满满都是茨木的身影,良久,发出一声叹息,展开翅膀离开了。
 
 
 
 
 
------------------TBC-----------------

【酒茨】花吐症 第一章

轻虐
这次不是一发完结
 
 
 
 
 
再美的花都有凋零的时候,再爱一个人也有离开的时候。
 
大江山的鬼王最近心事重重的,总是一个人买醉,一边念叨着鬼女红叶的名字一边叹息。
 
事情要从两个月前说起。
 
再平常不过的一天,酒吞来到枫叶林里喝酒,却意外的没有看到红叶像往常一样在林中起舞。而且,枫叶林中的枫叶也不似往常那样的艳红如火,倒是有些泛白。
 
酒吞心慌了,他知道这些枫叶是红叶用妖力维系的。这种情况发生,红叶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寻遍了整个枫叶林,最后终于在一棵枫树下找到了虚弱的鬼女红叶。
 
虽然妖怪的肤色较常人本就更白一些,但鬼女红叶的脸此刻却是煞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鬼女红叶摇摇晃晃地站着,突然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红叶!你怎么了?你怎么这么虚弱?”酒吞连忙扶住红叶,轻轻将红叶放在树下的草地上,好像当她是个脆弱的玻璃娃娃,时刻都要碎了一样。
 
“你走开!你别来管我!咳咳咳……”鬼女红叶想推开酒吞,无奈自己的力气太小。逞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喉咙中甜腥的味道呛得咳嗽不止,连忙用手捂住了嘴。呼吸终于平复了正常时,摊开手掌,只见手心里几片鲜红如血的花瓣。
 
“红叶,这是怎么回事?你生病了吗?安倍晴明那个家伙是会些医术的,我这就带你去见他。”
 
“不必了!我已是将死之人了,也不必麻烦他了。”红叶用仅有的力气扯住了酒吞的头发。
 
“什么!你要死了?为什么?他不能救你吗!”酒吞不禁睁大了眼睛。
“我得了一种罕见的病,名为花吐症。三个月之后,我就会死去了。”
 
“不,一定还会有办法的。红叶,你在这里等着我,我现在就去找安倍晴明那个家伙!”
 
 
 
 
 
“安倍晴明!本大爷有事找你!快出来!”酒吞十分着急,三两下用鬼葫芦打破了晴明布下的结界,直接闯进了庭院里。
 
闻言,安倍晴明不急也不恼,悠悠打开了茶室的门,轻摇着扇子含着笑看着酒吞。
 
“酒吞童子,真是稀客呢。有什么事,进来一边喝茶一边说。”
 
“你少弄这些有的没的!本大爷是来问你,红叶她得了重病,三个月之后就会死去。你可有什么办法救她?”
 
“这样啊。我只是区区一介阴阳师,并不会治这些妖怪的病。那我也是无能为力了。不如,你去问问八百比丘尼,她可能知道这些事。她就在后院中赏花呢。”
 
还没等晴明说完,酒吞就风风火火地跑去后院了。
 
“阿拉,是酒吞童子大人呢。找我有什么事情呢?”八百比丘尼似乎对酒吞的来访并不感到惊讶。
 
“红叶她染上了花吐症,你可知该如何医治?”
 
“花吐症,是因对心悦之人执念过深而又不能相恋才会患上的。每每说话时都会吐出花瓣,若没有得到医治,三个月之后就会死去。”
 
“都是因为晴明那家伙,红叶才会变成这样!”
 
“要想治好倒也容易,只要染上此病的人得到心上人的一个吻,花吐症即刻就会痊愈。不过我想,红叶小姐应该是知道这个方法的,只是不想难为晴明大人罢了。”
 
酒吞周身瘴气层层叠起,妖力席卷着后院脆弱的花草,握紧了拳头,转身要走。
 
“如果酒吞童子大人是要去找晴明大人的话,我还是想劝您几句呢。虽然您喜欢红叶小姐,但红叶小姐一直对晴明大人钟情,您要是对晴明大人动手了,想必红叶小姐会更加憎恶您的。”
 
酒吞紧握的拳头又放下了,愤愤不平的说:“红叶为何这般为难自己,为了不为难他,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哼,红叶死后,本大爷定要让安倍晴明后悔一生!”说完,便呼啸而去。
 
八百比丘尼抚了抚手杖,幽幽地说:“花吐症这种难得一见的怪病,为什么酒吞童子大人身边的两个人都染上了呢。这是天意吗?”
 
 
 
 
 
------------------TBC------------------- 

【酒茨/狗崽】Chocolate

情人节小甜饼
送给前两天点梗的小可爱  @枔彦
还有几个点梗就一起写了
 
 
一年一度的虐狗节到了,从大清早开始晴明的寮里就鸡飞狗跳的。
 
“喂!大狗子!你居然没有给小生准备礼物!”
 
“是汝自己说不要情人节礼物的。为何反倒来怪吾?”
 
“你这个不解风情的臭狗子!我说不要你就真的不送啊!我要和你分手!”
 
“那,这样行吗?”
 
大天狗展开双翅飞到空中,用羽刃暴风卷起一阵疾风,将庭院中樱花树的花瓣尽数卷到空中,又一下飞近了妖狐,将妖狐横抱起来带到空中。
 
“这场樱花雨,汝可还满意?”
 
“哼,勉强算是给我的礼物吧。”
 
“啊啊啊我的树怎么秃了!你们两个秀恩爱就秀恩爱!为什么要来毁我的樱花树!”晴明暴走了。
 
“喂!你们一个个的都吵死了!本大爷还怎么睡觉!”起床气爆发的酒吞赏了每个人一个爆栗。
 
“酒吞?你怎么一个人?你的尾部挂件呢?”捂着头的妖狐不怕死的问道。
 
“本大爷怎么知道他去干什么了!大清早起来就发现他不见了。”醒来发现茨木抱枕不见了的酒吞十分不爽。
 
“唉酒吞你真是可怜。平时看他老是粘着你,这大情人节的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就留下你一个人……酒吞你冷静啊!我错了!你别拿鬼葫芦对着小生啊啊啊!!”
 
两个人围着院子跑了好几圈,直到妖狐撞到了一个人才停下来。
 
“哎呀哎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妖狐抬起头一看,“诶?茨木你回来了!”
 
“啊。吾友!今日是情人节,吾特意到市集中为你寻得了此物。吾友情人节快乐!”茨木自然而然地忽略了妖狐的存在。
 
“这是什么东西?酒心巧克力?嘛,本大爷就姑且收下吧。哼,你也情人节快乐。”说完,红着脸轻轻抱住了茨木。
 
电灯泡▪妖狐发誓他看到了茨木头上冒出的小星星,并踢翻了这碗狗粮。
 
“你们两个!我要去找大狗子!”
 
“喂,妖狐。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那里叽叽咕咕地说些什么呢!来打一架吧!”茨木表示二人世界被打扰了很不开森。
 
“小生正不高兴呢!求之不得!狂风刃卷!”
 
“地狱之手!”
 
“喂妖狐你干什么!鬼葫芦!”
 
“汝等为何欺负妖狐?羽刃暴风!”
 
“你们都快给我住手!言灵▪缚!”
 
 
 
 
 
啊,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Fin------------------

【茨酒/酒茨】Animals

吸血鬼茨x人类大学生吞
依旧一发完结
虽然看的人很少有点小伤心但还是会写的
清水是我的风格,这篇有点肉渣
 
 
 
 
 
夜幕降临,辛苦一日的人们大都归了家。但总有那么一群人,夜晚才使他们充满活力,昏暗迷乱的酒吧才是他们的乐园。这个时候,人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刷了卡,穿上制服,晚上十点酒吞的工作才刚刚开始。他是一个大学生,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来这所酒吧打工。今天,酒吧一如既往地人满为患。喧杂的音乐,在舞池中央尽情摆动着身体的人们,在一杯又一杯烈酒被喝下之后,气氛更加地热烈了。
 
酒吞却与这意乱情迷的景象格格不入,独自站在吧台中静静地为客人调制着鸡尾酒,偶尔抬起头对试图搭讪的客人礼貌地微微一笑,便继续低下头专注于调酒。
 
不怪那些客人花痴,只是这样的一个年轻小伙子,谁看了能不动心呢?
 
一头耀眼的红发在黑夜中也是那样的夺目,拢成一个马尾高高地束在脑后,棱角分明、五官深邃的俊朗面容,贴身制服勾勒出的健壮肌肉线条,还有那双似紫水晶一般的眸子含着笑看着你,就连叱咤职场的成熟女性看到酒吞也不禁心里小鹿乱撞。
 
“您的酒调好了,请您品尝。”酒吞微笑着将一杯湛蓝透彻的Margarita递到一位女客人的手中。
 
“哦。谢,谢谢你啊。小伙子,你调的酒真好看。”这位客人看酒吞看得入了迷,回过神来就看到酒吞那样迷人的笑容,恍惚得失了神。又从手提包中掏出几张红票塞给酒吞,酒吞推脱不收。
 
“你就收下吧。这是你应得的,以后我还会常来找你哦。”
 
喝完一杯酒,女人便说有事就走了。临出门前,还不忘向酒吞抛了个媚眼。酒吞脸上依旧挂着那一成不变的笑容。
 
店里的生意很好。不如说,有许多人都是冲着酒吞来的,借着酒吞调酒的机会,跟酒吞搭讪、聊天,甚至留下自己的电话让酒吞“常联系”。
 
但酒吞十分不领情。一等到客人转身走出酒吧,趁没有人注意的时候,他立刻就会把那些名片和纸条扔进垃圾桶。虽然其中不乏有钱有势的上流社会人士,但他扔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似乎是想与他们撇清了关系。
 
到了凌晨的时候,随着店里的人渐渐都走了,酒吞终于快要下班了。当整个酒吧没有一个客人的时候,酒吞终于恢复了原来的冷淡表情,仿佛刚才那个对客人们一直都在微笑的人并不是他。
 
“咔嗒”一声落了锁,凌晨两点半的时候酒吞总算要回家了。
 
 
 
 
 
三点的时候,酒吞到了家。打开门,屋内一片漆黑。酒吞习惯了这样日夜颠倒的生活,也没有开灯,放下书包和外套就准备去洗澡。
 
突然在黑暗中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用力一扯便把他禁锢在怀里。感受到那熟悉的冰冷的体温,酒吞微微一颤,随后又淡然地开口道:
 
“茨木,别闹。本大爷还要去洗澡。”
 
茨木也不急着回答,只是轻轻用尖利的指甲挑开酒吞的发绳,又轻柔地顺了顺酒吞的长发,挑起一缕头发凑在鼻尖,闻到一股浓浓的香水味,蹙起了眉。
 
“那些饥渴的老女人又对你动手动脚了?”
 
“别说得这么难听,人家只是想找个人陪着聊聊天喝喝酒而已。”
 
“你怎么不推开她们?就这么让她们碰你?”
 
“这是我的工作,她们是我的客人。”
 
“哼,真有责任感啊。”茨木知道自己劝不动酒吞,后退一步放开了他,“快去洗澡吧。”
 
 
 
 
 
 
酒吞洗完澡,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向卧室,进去就看见茨木正姿势撩人的斜躺在床上,那双在黑夜中尤为明亮的金眸紧紧地盯着他,像一只盯上了猎物的食肉动物。
 
酒吞像是习惯了似的毫不在意,只是扔下毛巾坐在了床上看着茨木。
 
茨木立刻坐起身子一下凑到酒吞跟前,独臂揽住酒吞的腰,将头靠在酒吞肩上,贪婪地嗅着酒吞脖颈间沐浴露的清香,本能的感受到脖颈皮肤下血管中流动着的新鲜血液。
 
酒吞无奈地揽住茨木,轻抱住他的头,过了一会儿,下了很大决心般的开口了。
 
“如果你饿了,轻一点。”
 
茨木抬起头凝视着酒吞,牵起酒吞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随后将酒吞抵在墙边,露出尖利的獠牙刺入了酒吞的脖子。
 
酒吞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却忍着没有推开茨木。
 
茨木不停吮吸着新鲜的血液。为了酒吞的身体状况着想,他已经饿了很多天了,一接触到血液的味道,险些控制不住自己吸干酒吞的血液。
 
茨木终于松了口,失血带来的眩晕让酒吞失去了力气,瘫倒在茨木的怀里。过了好一会儿,酒吞才完全恢复清醒。
 
“你这家伙,还真是不知分寸。我还以为你会吸干我的血。”
 
“我怎么舍得呢。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这是半年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回想起来,仍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是夜,酒吞同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却在公寓的楼下听到了闷哼喘息的声音,似乎压抑着极大的痛苦。
 
酒吞住的地方极其偏僻,荒无人烟,所以他很快就循声找到了受了重伤无法行动的茨木。
 
“你,你的断臂在流血。我带你去医院吧!”说着就要扛起茨木。
 
“不,不要带我去医院。这点小伤不碍事的,过一会儿就好了。”
 
“过一会儿就好了?这怎么可能!”酒吞从没见过受这么重的伤还能这样淡定的人,焦灼的看向茨木,一下子就愣住了。
 
那不是一个普通人。茨木的脸是丝毫没有血色的苍白,头上还生着一对角,只是右边的角断掉了。那黑翳衬着的金色竖瞳,像只狠戾的猛兽,还有没有掩藏的尖利獠牙,嘴边还沾着血,纯白的长发凌乱地披在身后。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吸血鬼。”
 
酒吞本能的后退了几步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呵,怎么,怕我了么?刚才不是还说要救我的么?”
 
“你,你不会咬我的吧。”酒吞有些心慌。
 
“哈,你这么瘦,给我塞牙缝都不够。活了几千年,从未见过像你这样有趣的人。”
 
茨木撑着地面想站起来,却又在着力的那一瞬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又跌坐回去。
 
“既然你不愿意去医院,那就来我家吧。”酒吞看他这样虚弱,就没那么害怕了。
 
“好啊,那日后你可要好好照顾我,小孩子。”茨木现在无处可去,还带着一身的伤,也很饿。正愁这里没有人,这个小鬼就送上门了。
 
吸血鬼的体质果然与常人不同。没过几天,茨木的伤就痊愈了。但是,茨木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也一天比一天虚弱。
 
“你,你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生病了?”
 
“我饿了,我要进食。”
 
“好,那我去给你做饭。”
 
“不用,吃你就够了。”
 
酒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茨木压在了床上,脖颈间传来的刺痛让他“啊”地叫了出来。
 
茨木饿了太久,那天差点就要了酒吞的命。
 
从那以后两人达成了协定:每隔一段时间茨木可以吸一次酒吞的血,但是要懂得节制。
 
 
 
 
 
吃饱了的茨木餍足地躺在床上,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
 
“小鬼。从明天开始,我跟你一起去上班。”
 
“哈?为什么?”
 
“防止你每天被那些女人骚扰啊。而且,我在这里呆了那么久,总要出去看看的。”
 
 
 
 
 
又是一个美好的夜晚。酒吧里新来了一位十分帅气的酒保。可是这位酒保,似乎与酒吞有着神秘的关系呢。
 
“嗨,酒吞。今天的生意也很好嘛。”又是一个被酒吞面貌吸引的女人,女人伸出手就要搭在酒吞的肩膀上。“啪”,被另一只苍白的手打掉了。
 
“这位美丽的女士,请与本店内的酒保保持一定的距离呢。不然,就请您移步。”说完,恶狠狠地瞪了女人一眼。
 
女人本想还嘴,刚要出口的话被茨木那可怕的眼神硬生生憋了回去,悻悻地安静坐在一旁。
 
“怎么样,有我在,她们就都不敢对你动手动脚的了。”
 
“这样,好像也不错。”
 
两人相视一笑,便没有再说话,静静听着舞台上乐队的演唱。
 
Baby  I’  m  preying  on  you  tonight.
 
Hunt  you  down  eat  you  alive.
 
Just  like  animals.
 
Animals.
 
Like  animals,  mals.
 
Maybe  you  think  that  you  can  hide.
 
I  can  smell  you  scent  for  miles.
 
Just  like  animals.
 
Animals.
 
Like  animals,  mals.



--------------------Fin----------------------

#发现自己爱上了在结尾插歌词怎么办#

#从不开车怎么办#

收任意西皮点梗

如题 收任意CP点梗
预计下午就能写完
路过的小可爱们留下你们的脑洞
写文真的上瘾啊两天写了两篇根本停不下来

【狗崽/微酒茨】Where are you now?

感谢 @旧人帐 小可爱的点梗给了我灵感

看最后那几段的时候也可以配Faded这首歌一起食用

轻虐

依旧一发完结
 
 
 
 
 
一日傍晚,外出一天的神乐刚回到寮里就看到自家儿子狐崽坐在庭院里发呆,觉得不太正常,于是决定关心关心儿子。
 
“崽啊,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不去找跳跳妹妹和鲤鱼精玩呢?”
 
“唉,阿妈你别提了。小生正郁闷呢。”
 
“郁闷?阿妈待你不薄啊。而且阿妈也不介意你是个二突子,你就当咱们寮里的吉祥物就好了。打御魂打斗技都交给吞吞和姑姑就好了。”
 
“我才不是为这些小事而郁闷。只是……”妖狐说着便掏出了镜子,“小生空有如此美貌,虽每日与寮里的漂亮小姐姐们相谈甚欢,但终究还是孤身一人啊。小生什么时候才能遇到自己的命定之人呢?”
 
“哟,二突子。又在这里发春了?”妖狐收到来自刚打完斗技的酒吞的嘲笑。
 
“你才发春呢!你全家都发春!小生只不过是有些寂寞而已。”狐狸炸毛了。
 
“哦?寂寞?之前也不知道是谁每天什么都不干,只知道和那些小女妖在一起腻着。哈哈哈哈,本大爷早就说过你这样下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酒吞放肆地叉腰大笑,“这样看来,本大爷可就比你好多了。隔壁寮的茨木总是一有机会就黏着本大爷呢,一会儿我们还要去切磋喝酒。怎样,你要不要一起?”
 
“哼,小生才不去看你们秀恩爱呢,一天到晚就知道虐狗。小心遭报应哦。没准哪天小生去隔壁寮转悠两圈,茨木就是我的了呢。”
 
“哈,那也要你有那个本事。平时跟小女妖搭讪你行,我就不信你能拐走茨木。”
 
“怎样,要不要与小生打赌?”
     
第二天一早,阿妈带着酒吞和姑姑和隔壁晴明早早出门了,留下妖狐看家。而隔壁寮的茨木也正好在寮里休息。于是,妖狐的机会就来到了。
 
嘱咐家里的鲤鱼精和河童好好把守,妖狐大摇大摆的出门了。
 
毫不费力地溜进了隔壁寮,看到茨木和大天狗正在结界旁看守。妖狐走上前去,两只大妖立刻警惕地站起身,做出攻击的姿态。
 
“二位大人不必紧张,小生是隔壁寮的妖狐。”妖狐谄媚地笑着,轻轻摇着手里的折扇,“小生受晴明大人的委托,前来陪伴二位大人。还请二位大人让小生进去说话。”
 
二妖听到晴明的名字,便放下了戒心,在结界上打开一条缝让妖狐进来。
 
“多谢二位大人。”
 
“汝不必客气。只是吾只见过隔壁寮的挚友,从未见过汝,方才才会不放心,汝不必挂怀。”
 
大天狗沉默的在一旁打量面前的这只妖狐,湛蓝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一言不发地盯着妖狐。
 
妖狐被盯得有些心里发毛,微微颌首道:“是小生唐突了。初次见面,茨木童子大人、大天狗大人,日后还请多多关照。”
 
“客气了。冒昧的问一句,汝究竟为何事而来?”大天狗看出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小生昨日听酒吞童子大人说起在打斗技的时候,茨木童子大人受了些伤。酒吞童子大人十分挂心,但由于事务缠身而不能来探望。所以特意拜托小生来探茨木童子大人的伤情如何。”
 
“劳挚友牵挂,吾已然无大碍。今日留在寮中休整一日,想必明日就能与挚友并肩作战了。”
 
“恕小生冒犯,酒吞童子大人嘱咐了,让小生 
仔细近身检查茨木童子大人的伤势呢。”

说着,妖狐“啪”地一下收起了扇子,缓缓走到茨木跟前,伸出纤长尖锐的手,轻轻抚过茨木的脸颊,脖颈,渐渐下滑至胸前,最后一下握住了茨木的鬼手,才听得茨木的一声闷哼。
 
“看来大人手上的伤还没有愈合呢。正好小生向萤草小姐姐讨来了些草药,就让小生来为大人敷上吧。”呵呵,酒吞你就快丢掉媳妇了。
 
茨木看了看自己右边空荡荡的袖管,无奈道:“那便劳烦汝了。”
 
被晾在一旁许久的大天狗:……
 
从这以后,妖狐便每日变换着理由来找茨木,两人渐渐熟络了起来。
 
大天狗在第520次妖狐和茨木聊得不亦乐乎的而他在一旁当背景的时候,忍不住一个羽刃暴风将两人硬生生拉开了些距离。阴沉着脸拽走了一脸不情愿的妖狐。
 
“汝近日来总是与茨木童子亲近,汝到底意欲何为?”大天狗将妖狐抵在樱花树下,直视着妖狐的眼睛逼问。
 
“大天狗大人定是误会小生了。小生是为了酒吞童子大人的嘱托,每日来看望照顾茨木童子大人的。”妖狐的心怦怦地跳,这样暧昧的距离,是他所不熟悉的。
 
由于身高的关系,大天狗脸侧的碎发拂过妖狐额上的艳丽妖纹,那双湛蓝色的眼睛仿佛直直地看进妖狐的心里,眼神中似乎还有着什么别样的情愫。妖狐四散的眼神暴露了此刻他内心的不安。
 
“呵,一派胡言。”大天狗伸手抬起妖狐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汝以为这样可笑的谎话,能瞒得过吾么?”
 
“小生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呀。小生怎敢对大天狗大人撒谎呢?”妖狐暗暗讶于大天狗的洞察力,却依旧硬着头皮答道。
 
“罢了,汝既不愿告诉吾,那便好自为之吧。”大天狗看出妖狐不愿说,便放手让他走。
 
“不过,恕小生无礼。小生一直都有一个问题想要问大天狗大人。”
 
“但说无妨。”啧啧啧,真高冷。
 
“大天狗大人,为什么您总是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小生呢?好像,您看到的是别人并不是小生。”
 
大天狗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淡然:“吾在看到汝的时候,时常会想起寮中从前的那只妖狐。”
 
“诶?可是小生从未见过此寮中有妖狐,那只妖狐现在身在何处?”
 
“他,已经不在了。”
 
“为什么?”
 
“他既不能为寮出力,也不能好好的在家看守,也不是什么稀有的式神,后来和其他式神被送进神龛里换来了辉夜姬。”大天狗陷进了回忆中。
 
记得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前一天,大天狗还在和他嬉笑玩耍,谁知第二天就没了踪影。大天狗第一次那样的心慌着急,四处去寻他,结果却换来了这样一个结果。
 
“哎?大天狗你在找妖狐?他已经被我送进神龛里了,嘿嘿嘿嘿。你看这是我带回来的辉夜姬。是不是很可爱?”
 
“为何,要这样对他!”语气中竟让人听出了怒气。
 
“诶诶狗子你别生气啊。你想想,崽子他平时那么懒惰,什么事情都不干,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的,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你看看小辉夜姬,多可爱多萌啊。啊啊啊啊我的心都要化了。”你个恋童癖。
 
大天狗握紧了拳头,整个身体都在跟着颤抖,又突然像被抽空了力气般的松开手倚靠在树上,蹙眉不语。
 
“哎呀狗子你别这样,你这么舍不得崽子,大不了我再给你抽一只就是了。”说完就去找自己的亲亲女儿去了。
 
遗憾的是,一向脸白的晴明,抽了很久也没能抽出妖狐,SSR反倒是齐全了。
 
大天狗从那件事之后就甚少露面,不愿出门,也很少说话,对晴明和其他式神也是十分冷淡。
 
直到在寮中同茨木童子看守结界的那一天,见到了这只妖狐,自己冰冷的心才重新有了一丝温度,单单是看着他便觉得十分满足。

 
可是自己越来越贪婪,每当看到妖狐与茨木童子相谈甚欢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想把妖狐拉进自己怀里的冲动,再也不让他靠近别人。
 
终于,大天狗在妖狐又一次把手搭在茨木童子肩膀上的时候,忍不住冲了上去拽走了妖狐,还把自己一直不愿忆起的往事就这样轻描淡写地说了出来。
 
呵,原来这只狐狸早就注意到了么?
 
收回了飘散的思绪,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酸溜溜的语气问道:“汝可是喜欢茨木童子?”
 
妖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半掩着面说道:“小生还是和大人实话实说了吧。小生多日前曾与酒吞童子打赌,看小生能不能把茨木童子从他的身边抢过来,所以才每日与茨木童子亲近。”
 
“原来是这样的么。”那吾便放心了。
 
“现下看来,抢走茨木童子是不可能的了。那……”妖狐狡黠一笑,一步步走近大天狗,“大天狗大人可愿与小生共赏佳景?”
 
大天狗微微一愣,勾起一抹笑容,带着笑意说道:“好啊,那吾便陪汝一起。”
 
 
 
 
 
原先与酒吞童子的赌约,妖狐自然是输了。不过,拐回来了一只大天狗,也不算太亏?
 
“大天狗大天狗!小生从阿妈那里学来了一首异国的歌曲,小生唱给你听!”稳稳扑进大天狗怀里。
 
顺顺狐狸毛,语气中满满的宠溺:“好啊。吾听着呢。”
 
小狐狸表示高兴的摇摇尾巴,清清嗓子开了口:
 
You  were  the  shadow  to my  light.
 
Did  you  feel  us?
 
Another  star,  you   fade  away.
 
Afraid  our  aim  is  out  of  sight.
 
Wanna  see  us  alive.
 
Where  are  you  now?
 
Where  are  you  now?
 
Where  are  you  now?
 
Was  it  all  in  my  fantasy?
 
Where  are  you  now?
 
Were  you  only  imaginary?
 
妖狐睁大了眼睛,问:“怎么样,好听吗好听吗?”
 
“汝天籁之音,世间无人能够比。”
 
 
 
 
 
三生有幸,在这大千世界之中再次找到了你。这一次,我绝对要把你保护好,决不再让你离开我。
 
 
 
 
 
--------------Fin------------------